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姨太太们的风情
姨太太们的风情

姨太太们的风情





  初夏,省城。

  万合大街自东向西贯城而出,街正中有一阔大门面,上匾额三个龙飞凤舞的金字:敬生堂。这牌匾来历不小,据说是出自清嘉庆帝的亲笔。

  丁家老祖丁世友,师从国医李顺昌,医成后云游四方行医为善,最后落脚省城并于大清乾隆年间创办敬生堂。后经过数代人的努力,俨然成为人们心目中的金字招牌,尤其是独门秘药「万金散」专治丹毒、枪棒伤,有「一丸去痛、两丸生肌、三丸痊愈」的美名。除万金散,敬生堂其他方面的药品也具奇效,尤其是丁家的家传医学对各种毒物、毒理都深有研究。

  春秋更替,日月穿梭,眼下虽已是民国,但敬生堂依旧沿袭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一天二十四时从不闭门打烊,坐堂大夫、药师分两班,轮流作息只为病患。

  步入敬生堂,左药房,右诊脉,大堂中央赫然立着一块花岗石牌,上面密密麻麻刻满字迹,向人们讲述敬生堂起源及宗旨,字体皆为楷书,苍劲有力笔体清奇。

  绕过石牌往后,左边设有账房、管事房,右边是药库,青石板路通往一偌大院落,分三进。首先入眼便是一坐北朝南四四方方的大院子,这里是药师、大夫、伙计、下人等休息的地方,两边各十二厢房,每个厢房有牌子,自备伙房,是为前院。院正南有一朱红大门,匾上鐟着两个金字:荣恩。

  荣恩门将前院与后宅隔开,外人不得许可不能进入。

  穿荣恩门再往里便豁然开朗迎面是一偌大园子,这园子不知比前院大了多少。

  园中青砖铺地,左六右八,十四厢房整齐排列两侧,园中种有各种花草植被,四时不谢,园子正中有一四进八开厅堂,堂上匾额写着:养寿。

  值得一提的,在园子东南角有一红木基座,上面悬着一口云沙紫金锣,锣面硕大如桌,锣心薄,锣边厚,是用云南产最好的紫金沙烧制,取下锣锤轻轻一敲,那声音清脆响亮传遍丁府。细看锣边刻着两个字:鸣事。

  鸣事锣自祖上传下来,家法中规定,非重大事不准随意敲锣。

  穿养寿堂再往后,青石板路尽头又见一朱红大门,匾上写:怀恩。打开怀恩门就是丁府的后花园,花园中央有一天然形成了池塘,周围种满四季各色鲜花,池塘上建有回廊、清室闲暇时品茗赏景好不冾意,后花园尽头再有一朱红大门,此门将丁府与外界隔开,门匾上写:喜恩。

  丁家这三道门在省城尽人皆知,凸显皇恩浩荡,因此老年间有『丁家三道门,世代沐皇恩』之说。

  现如今丁家掌府的乃是我们家老爷丁耀宗。耀宗自幼就接受良好教育,诗词歌赋八股文章样样精通,尤其深得家传医术,年纪轻轻便出洋留学西医,他本是中医世家,又学得西医,中西结合医术精湛,三十多岁就被指定为省长的私人医生,享用民国政府特发津贴并特许使用汽车。省城虽是繁华所在,也不乏达官显贵,但真正能用得起汽车的实属凤毛麟角,因为汽车属于特种商品,需从国外进口,民国政府对牌照发放有严格的规定,汽油不仅价格不菲,且需要到特定的地方加油。

  要说我们老爷自然是一等一的人物,但人无完人,耀宗除了对医术外最大的兴趣便是绕不开的一个『色』字。十几岁便精通了男女之事,什么《九阳取阴术》、《千纵御女术》、《床笫百耍图》、《花蜂戏蝶图》都被他偷看了个遍,他身边的丫鬟、侍女甚至就连那稍有姿色的值夜大娘也被他收入胯下。这还不算,年近四十,他玩儿腻了女人又开始对男人产生兴趣。几年前省城着名戏班梨香园做堂会,耀宗去看戏,却不料看上了一对儿戏子,十五六的清纯年纪,生得面容娇艳温柔可爱,学的是旦角,亲哥俩一个叫武丁一个叫武甲。他俩本是一对孤儿,被梨香园的武老板收了徒弟,这武老板武麒麟,青衣出身乃是名震四方的大角,自从得了这两个徒弟如获至宝,以自己本姓取名,悉心调教多年。耀宗想要人,人家哪里肯给,但又碍于面子扰不过他,只好随口说『除非您掏现洋二十万』可不想耀宗微微一笑,当时叫身边人取来二十五万的银票,弄的武老板上不来下去愣是叫他把人带走了。为了这事儿,武老板还求到了时任省长周炳奇的夫人,希望退钱还人,可耀宗是省长家的私人医生,与周夫人再熟不过,武麒麟竟然求周夫人办这个事儿,那还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果然,周夫人把两家聚齐张嘴便说『今儿我做证人,把这事儿坐实了』可笑坏了耀宗,苦坏了武老板。自从他得了武丁武甲便整日里与他俩腻在一处,亲亲我我好不自在,这个事儿当时传遍街巷也算是一段奇缘。

  耀宗二十四岁娶京城有『药王陈』之称陈敏芝的女儿陈洁做了正室夫人,只是陈洁自从嫁给耀宗至今不得一男半女,耀宗倒没什么,但陈大奶奶一直愧疚于心。过了两年耀宗看上了省城商会副会长高景的三小姐,撮合之下娶三小姐高凤做了姨奶奶,没多久二姨奶奶便生了个儿子取名丁启,一时间丁家上下喜气洋洋唯独陈大奶奶暗自伤神。这两位夫人都是大家闺秀,生得国色天香性格温柔,放一般男人也就满足了,可他哪里是闲得住的,就说这城里几个名妓馆他都是座上客,包了雅间儿,每个月现洋五十,随到随用,即便空着也不能招待其他客人。

  其中最有名的妓馆非『艳香楼』莫属,里面的女孩子个个精挑细选,自小买来调教,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拿手,更精通房事,每每与男人同房都叫人欲仙欲死欲罢不能,其中有十二个女子最为出众被捧为『十二香魁』我就是这十二香魁头一名,花名:香橼。

  当年初见耀宗便被他收入胯下,花了许多钱将我包了,闲来到我这里饮酒喝茶听书唱曲儿,性趣来了也将我拥入床上玩那颠鸾倒凤,我有个妹妹,十二香魁排名第二,花名香琪。我见耀宗出手大方又好玩乐,索性让他把香琪也包下来,往日里即便大白天也关起门来陪着耀宗在床上戏耍。

  但凡妓馆里的女子,都想着法儿满足恩客的需要,变着花样儿的陪着客人玩乐,更何况我和香琪早已身经百战,对男女之事深究细研,任是那『旁门左道』也信手拈来。耀宗虽精通房事,但怎奈他两位夫人都是大家闺秀,不要说陪他耍,就是见那图上的画儿也要脸红,又怎能满足他的心思?可我们却不一样,原本就是低贱的出身,廉耻二字早不放在心上,更使出浑身解数只求让他痛快高兴。耀宗自从得了我俩那真是如鱼得水久旱逢甘,想到的,想不到的,口重的,口轻的,只要他说得出我俩便做得到,他想不出的我俩也帮他出主意给他乐。时间一长,耀宗对我俩心生情愫,我俩也视他为主人,他便有了给我俩买身收妾的想法。

  当时虽是民国,思想开化,但以耀宗这种体面身份,若是买下两个婊子做姨太太,恐遭人非议,钱不是问题,只是这舆论让人为难。最后还是老爷下了决心,花二十万银洋替我俩买了身,先在城里的春华路置了套宅子安置我俩,过段时间才正式将收房登堂入室。我排在第三的位置,家里上下人叫我三姨太,香琪是四姨太。

  初到丁家,大奶奶二姨太对我俩可好,只是那些下人们私下议论,背后指指点点。尤其是丁府『外掌堂』丁福更是不把我俩看在眼里。

  丁福自幼在丁家为奴,因为乖巧伶俐善于商道,逐渐被提拔为掌握敬生堂平日经营、进药、会诊、账房等大小事的外掌堂一职,在家族里的地位举足轻重。

  他还有一胞弟叫丁寿,也是打小家养的,为人老实谦逊做事稳重,现任丁府『内掌堂』丁寿与丁福不同,对我和香琪恭敬有佳,处处以主仆相称。论起来内外两位掌堂应该同级,其实不然,丁福在家中的位置远高于丁寿,何况丁寿性格憨厚,从不与丁福争锋。

  对我和香琪来说,这人间冷暖世态炎凉见得多了,可既然有了这样的好归宿我俩又岂能不珍惜?为了能在丁家站住脚真是煞费苦心,先不说平日里对待下人丫鬟都是极好的,就是对丁福也是逆来顺受想尽办法讨好。丁福的老婆专司给老爷太太们做饭,掌管内宅的灶台,家里人都叫她『福嫂』我们就先从她入手,时间一长,混得熟了,听福嫂说丁福这人平日不爱财不爱色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那西洋来的烟土罂粟,其实也难怪,罂粟本就是一味药材,接触的时间多了把持不住自然上瘾,瘾大了,那药材中的罂粟就不能满足,非要烟土才行。民国政府虽然禁烟,但流于形式,真要花钱还是买得到上好的烟膏。我和香琪一商量,拿出这些年私藏的体己钱加上每月的月利托人从外面买了来送予丁福,这招果然奏效,一来二去丁福渐渐对我俩有所改观,又过了几年成了我俩的心腹人,有啥事儿都跟我们说,下人们见丁福如此也都对我俩也恭敬起来,或许这就是投其所好的作用吧。

  一晃过了许多年,耀宗年近五十,我和香琪也渐到而立,早忘记了原本的身份,一心服侍老爷,丁启也渐渐长大成人,耀宗早早便把他送到日本留学。这些年倒也太平无事,唯一不足的就是二姨太高凤的病故,从我俩入门的时候就听说二姨太有『心痛病』时不时要吃药,但后来病情越发沉重,以致不能起床,耀宗对二姨太悉心照顾,亲自诊脉抓药,亲自监督,但依旧没能把二姨太从鬼门关上拉回来,果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二姨太病重的时候,丁启正从日本学成归来,日夜床前伺候。几年没见,丁启出落得一表人才,高高的个头儿,俊俏的脸蛋儿,柳叶眉、桃花眼,彬彬有礼又说得一口流利的日语,真是玉树临风叫人打心底里爱。

  那年二姨太出殡盛况空前。鸣事锣足足敲了十二响,以省长周炳奇为首,省里各界工商、军、警代表悉数出席,周夫人更是亲自扶陵。老爷平日喜好结交朋友,三教九流无所不与往来,最让人们吃惊的,妙荒山的土匪头子专程派人过来敬挽。

  这妙荒山的土匪可谓是名震八方,妙荒山位于省城三十里外,正好处于省城与军事重镇长平的省道上,平时商队车马络绎不绝。清末一个自称李闯王的后人叫李晃的首先带头造反,纠结一批穷苦百姓在妙荒山插旗做了土匪,清朝派军队几次围剿皆不得要领,最后还是调来了正白旗守备下白虎营才剿灭,但也就是从那时起,妙荒山的土匪再也没断绝。现如今妙荒山大当家雷笑,二当家雷冲,一对亲兄弟,据传是背了十几条人命后上山落草,哥哥雷笑枪法精准外号『百步穿杨』弟弟雷冲善使一对短柄双刀近身肉搏无人能挡外号『滚地雷』这哥俩占山为王十几年,手下几百条枪,民国政府也征讨几次,但都无功而返,最后硬的不行来软的,下了诏安。虽然接受民国政府诏安,但哥俩有话:不下山、不缴枪、不领饷。按说这土匪都是为祸一方,但这哥俩却做得个有良心的,定下的规矩是三不抢『老百姓不抢』『军队辎重不抢』『有恩不抢』那年十冬腊月,哥俩的老母亲犯了病,看了几个大夫都不见好,最后下帖子把老爷请去,只两副药便好了,从此有了交情。

  本以为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我和香琪只守着老爷安稳的过日子……但,从民国二十六年起似乎天下乱了。

  丁福从北边采购药品,带回来的消息极不乐观,日本人在北边挑起战事,民国政府虽极力抗击但依旧节节败退,渐渐省城也不太平,省长像走马灯似的轮换,耀宗的职务也被免了,汽车也收了,索性清闲在家坐堂问诊。

  今儿天气不错,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我早早起来梳洗打扮,更衣镜里映射出一个女人,虽三十出头儿但徐娘半老风韵更浓,两个饱满的大奶子沉甸甸挺在前胸,细腰丰臀,一头乌黑长发盘起,鸭蛋脸,柳眉杏眼,笔直的鼻子,乖巧的小嘴儿,穿着白色绣花镶金边儿的旗袍,开气儿处袒露一双修长玉腿,套着肉色的高筒丝袜,黑色高跟鞋,眼角眉梢风流万种带出一股子淫骚气。

  边整理头发我顺口问:「小红,四姨那边可传话过来?」丫鬟小红忙回:「还没,昨儿在那院里喝了酒,可能要晚起会儿。有四姨照顾着,您起这么早干啥?」我

  瞥了她一眼笑:「平日都是在咱们院里睡的,这换了地方我怕他不受用,早早起了过去伺候着。」说完,我带着小红出了房门。

  2

  这里是我的独院儿,位于内宅养寿堂南边。养寿堂东南两边各有两个大院子,东院住着正室夫人陈大奶奶。南院被分为三个小跨院儿,南一原来住的高二姨,我和香琪分别住在南二、南三,老爷有话,南一院子虽然没人住了,但原来的摆设物件儿一律不许动,并安排专人打扫,偶尔的也见老爷独自过去坐坐。自从高二姨去了,陈大奶奶似乎更加消沉,我们都知她的心病,但谁也劝不开,老爷劝了几次也不见效索性由她去了,前几年有次她出去散心,正看见北城里的宝翠庵做法事,没想从此便结了佛缘,专心礼佛。偶尔还去宝翠庵住上几天,家里的饭菜她再也吃不得,只吃素,就连身边的丫鬟也随着她吃斋念佛。老爷知道这个事情也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站在院里,我抬头看天,大太阳刺眼。出了月亮门,踏着青石板路到了旁边的跨院儿,迎面看见香琪屋里的丫鬟小月正蹲在院子里摆弄花草,见我来了,小月笑着站起来:「三姨您来了,老爷他们正在屋里闹呢。」我点点头,轻轻走到屋门口听得里面有动静,回头对小红小月说:「你俩别走远了。」说罢,我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屋香气扑鼻,我反手把门关好。正房分为内外两间,外间会客内间卧室,这卧室里意大利的吊灯、法国的软垫双人床、土耳其的波斯地毯、英国的梳妆台、美式沙发……随随便便拿出样东西都可称得上是稀罕货,更别提那衣架上挂着宝瑞祥的旗袍和那地上放着的谦升意新款高跟鞋。

  我轻手轻脚凑到卧室探头往里偷看,待看清楚了不禁偷笑。

  这热闹劲儿就别提了,三男一女,满眼都是屁股,那叫个乱!

  软床中央,香琪趴在一个年轻男人的身上,粉面泛红秀发凌乱两个蜜瓜般白嫩的大奶子随着动作前后摇晃,她身后一个五十出头儿的瘦高男人,分头长脸,留着两撇小黑胡,笔直鼻梁国字口,正跪在那儿用力,旁边还有个男人,边看他们边笑,这俩男人二十五六的年纪,模样俊俏身材婀娜,都是高平头、瓜子脸、弯眉毛、大眼睛,不笑不说话,一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他俩便是老爷心爱的人儿,武丁武甲,同样的模样、同样的身高、同样的表情、连说话的声音都一样,若是穿着同样的衣服则外人根本无法辨别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也只有我们知道其中的秘密,武甲屁股上靠近屁眼儿的地方有一小块不起眼儿的红色胎记而武丁没有。

  那五十出头儿的男人正是老爷。

  按理,武丁武甲虽是老爷喜欢的男宠,但怎么说也是下人的身份,我和香琪虽然出身下贱,但好歹也是正经的姨娘,礼数规矩他们哥俩见了我们,不要说碰,就是正眼看一下也乱了章法,但耀宗不管这些,只要新奇刺激的,他就要玩儿,时常里让我们脱光了衣服陪他喝酒,来了兴致或当着我俩的面儿轮操他俩,或让他俩轮操我俩,更有甚者,他们三个轮操我们两个,还取名『坐盘杂交』那淫浪惊俗的奇事儿也不知做了多少。

  耀宗一眼看见我,忙招手:「三儿,过来,就缺你了。」我轻笑着走进卧室不紧不慢微微欠身儿说了句:「老爷您万福,这大早起的就摆台子唱戏了?」武丁在旁笑:「三姨您不知道,昨儿晚上主人喝酒到后半夜,这酒才醒了就让我们耍。」香琪边喘边叫:「姐!你别愣着……我……哎呦……我操……」耀宗边操边说:「小丁子,去,先给你三姨那屁眼子开开路,看我待会儿咋操她!」我听这话就知道待会儿准有一顿好操,笑:「老爷您省着点儿劲儿……」话音未落武丁已经蹿到我面前抬手掐住我的后脖子往下一按,我忙顺势躬身弯腰就这么被他掐着拿了进去,挨到床沿我忙用双手撑住上身屁股往后高高撅起同时抬起一脚蹬住床帮,这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丝毫停顿。武丁绕到我背后掀起旗袍,只见白嫩软软的一个大屁股竟连裤衩儿都没有,笑:「三姨也不怕凉,这裤衩儿都省了。」我笑应:「穿那东西岂不是麻烦了您老人家?」武丁也不说话,一矮身跪在我后面嘴贴在屁眼子上使劲儿用舌头往里顶,边顶边将一口口黏糊糊的唾沫送进去,着实将屁眼子里里外外舔了个干净,这才站起来挑着鸡巴往里捅。

  「嗯……呦……」我哼哼一声,下身放松,屁眼儿外翻一点点把鸡巴吞了进去。

  「噗嗤、噗嗤、噗嗤……」有了唾沫的润滑,武丁的鸡巴又挤出许多黏水儿,这操起来十分顺畅,只见那硬货任意进出屁眼儿十分畅快。

  「嗯!啊!哦!呦!……」我和香琪尽力淫叫,屋里顿时乱成一锅。

  「噗」耀宗用力把鸡巴从香琪的屁眼儿里拔出来,起身来到我面前,说:

  「仰面叫春!」

  我忙抬头挺胸樱口猛张香舌乱吐嘴里哼哼叫:「啊来!啊来!」「噗!唔!」黑鸡巴又长又粗,借着口型直接送入嗓子眼儿里,操得我白眼儿一阵乱翻。

  「姐,好好品品,我这屁眼儿里的干货全便宜你啦……嘻嘻……啊!」香琪话音未落便被武甲一鸡巴顶入花心。

  我顾不得她打趣儿一心服侍老爷,双手环抱住他的屁股顺着他的动作前后乱晃。耀宗两手按定我,紧紧抓住盘发,鸡巴快速进出一脸舒泰。忽听他说:「小子,操你四姨的嘴。」武丁一听,忙从我屁眼儿里抽出鸡巴跨在武甲身上送入香琪口中……屋里正热闹,忽听外面小月回事:「老爷,少爷给您请早安,这就过来,另外城里洋行的詹大爷也来了,正在前院儿。」老爷听了停下:「等少爷来了,你让他在养寿堂候着,我这就过去。另外告诉丁寿去前面陪客。」小月忙回了声「是」便退下。

  老爷转过头对武丁武甲说:「你俩小子先起来出去。」武丁武甲急忙从香琪身上下来迅速穿好衣服,他俩穿衣的时候我瞥了一眼,只见那两根儿大鸡巴硬邦的乱挺,连裤子都穿不上,不禁暗笑。虽如此,但他俩丝毫不敢怠慢穿齐衣服迅速出去了。

  老爷从床上下来低头看了看高挺的大黑鸡巴,冲我和香琪说:「垂头望月。」我和香琪忙应了一声双双平躺在床上肩膀枕着床沿儿把头耷拉下来小嘴儿大张吐出香舌,他先是举着鸡巴在我和香琪面前来回转了两圈儿,似乎是定夺先操谁,最后还是站在了香琪面前,只见他微微蹲身将鸡巴头儿插入香琪口中,香琪忙轻哼一声小嘴儿紧紧叼住不停往里吞入。耀宗顺势趴在香琪身上两手摆弄浪屄屁股上上下下开始操起来。

  「唔唔……咔咔……唔唔……」老爷越动越快,越插越猛,那生猛的大黑鸡巴每次都狠狠操到根儿,香琪浑身哆嗦着只顾用力张开小嘴儿,娇羞的脸蛋儿上满是香唾,美目乱翻。

  「嘶……哦……」他深深吸了口气,屁股再次加快,突然猛的插到底,再看香琪脸色通红,白嫩脖子上下吞咽『咕噜咕噜』正将那浓浓精子咽下个肚儿。

  「呼……」又待了一会儿耀宗才扬起头长长出了口气,慢慢抽出已经变软的鸡巴。接着,他马上一横身儿来到我面前,我忙将鸡巴迎进来。

  「再深点儿。」老爷冲我说。

  我赶忙使劲儿伸长脖子尽力将鸡巴头儿吞咽进嗓子眼儿。

  「嗯……等会儿……我……来了……呼……」他嘟囔了几句浑身放松趴在我身上,他屁股用力深顶两下,我只觉嗓子眼儿一涨,接着一股热流由小变大冲入进来,忙屏住呼吸用力吞咽竟将他那泡隔夜热尿一滴不剩尽数吃下。

  待他尿净,我又用香舌香唾将鸡巴头儿反复含漱几次,这才慢慢吐出。

  耀宗站起身,吩咐:「叫起,更衣。」

  我和香琪赶忙从床上下来,分别穿好衣服,叫来小红小月打水漱口伺候着,又取来一身青衣裤褂服侍穿好。他临出门的时候回头冲我俩说:「随后过来。」我和香琪齐声应:「是。」香琪见老爷走了,看着我笑:「姐,今儿便宜你了,那热热乎乎骚乎乎的可比咱家的『白玉汤』好喝多了。」我笑骂:「你个贱屄浪婊子,就知道拿我开心取乐儿,老爷还是心疼你,那精华的都喂你了。」香琪一撇嘴:「瞧你说的,也就今儿这么一回,前儿晚上陪他睡,他咋让你睡他怀里,偏让我睡他脚下?夜里也不知折腾多少次,总把我踹醒『叫壶』……害得我昨儿打嗝还是一嘴的尿骚味儿!」我俩说说笑笑整理好出门直奔养寿堂。

  这『叫壶』原本是窑子里秘密的一种活计,用『叫壶』讨好客人,夜里陪睡时撤掉夜壶,若客人起夜,则由婊子从脚下的被子里钻进去用嘴接,必一滴不剩全咽下肚儿,最后还要用香舌香唾细品干净。

   【完】